北魏太武帝拓跋珪的死

时间:2010-09-05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拓跋珪到晚年时,与部落贵族的争杀白炽化。恐惧、不安和过度的紧张使得拓跋珪病重多疑,精神失常。史书记载“初,帝服寒食散,自太医令阴羌死后,药数动发,至此逾甚。而灾变屡见,忧懑不安,或数日不食,或不寝达旦。归咎群下,喜怒乖常,谓百僚左右人不可信,虑如天文之占,或有肘腋之虞。追思既往成败得失,终日竟夜独语不止,若旁有鬼物对扬者。朝臣至前,追其旧恶皆见杀害,其余或以颜色变动,或以喘息不调,或以行步乖节,或以言辞失措,帝皆以为怀恶在心,变见于外,乃手自殴击,死者皆陈天安殿前。于是朝野人情各怀危惧。有司懈怠,莫相督摄;百工偷劫,盗贼公行,巷里之间人为希少”(《魏书·太祖纪》)。拓跋珪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家寡人。北魏政局,岌岌可危。此时,唯独吏部尚书崔宏之子、著作郎崔浩恭敬殷勤,不稍懈怠,有时整日不归家。崔宏也小心谨慎,既不得罪,又不献媚取宠,故父子安然,得以免祸。

    天赐六年(409)七月,在魏国的百余家慕容氏密谋逃走,拓跋珪知道后,将其全部杀死。在穆崇死后感到势单力孤的拓跋仪,见拓跋珪有疾,多杀大臣,便自疑出逃,拓跋珪将其追回,并于八月赐死。之后,拓跋珪又借口这年“天文多变”,准备杀死与拓跋仪有牵连的诸王子弟三十余人。

    十月,拓跋珪立长子齐王拓跋嗣为太子。在魏国,凡是被立为太子的,都要先杀其母,以免其干政。但拓跋嗣为人孝顺,哀泣不自胜,拓跋珪为此大怒。拓跋嗣回到住处,日夜号泣,拓跋珪知道后,又召其入见。拓跋嗣的部下对他说:“孝子事父,小杖则受,大杖避之。今陛下怒盛,入或不测,陷帝于不义。不如且出,待怒解而进,不晚也”(《魏书·太宗纪》)。拓跋嗣于是出外躲藏。

    当初,拓跋珪到贺兰部,其母贺氏之妹甚美,便想纳为己有。贺太后说:“不可。是过美,必有不善。且已有夫,不可夺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一十五》)。拓跋珪未听,派人暗中将其夫杀死,然后纳为妃子,并生清河王拓跋绍。拓跋绍为人凶很无赖,游手好闲。拓跋珪对其非常不满,曾将其倒悬在井中,直到快死时,才拉上来。拓跋嗣也为此经常屡责备他,拓跋绍因此与拓跋嗣不合。

    十月戊辰(即公元409年11月6日),拓跋珪谴责贺夫人,并将其囚禁,准备处死,因天黑推迟未决。贺夫人秘密通信给儿子拓跋绍,要他来救。深夜,拓跋绍带领着私人卫队,由宦官引路跳越宫墙闯入拓跋珪的卧室。睡梦中的拓跋珪惊醒,没有找到自卫的武器,便被拓跋绍乱刀砍死,终年只有三十九岁。不久,拓跋嗣回宫,处死贺夫人和拓跋绍,即帝位,史称明元帝。永兴二年(410年)九月,拓跋嗣追谥拓跋珪为宣武皇帝,葬于盛乐金陵,庙号太祖。泰常五年 (410年),改谥为道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