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存勖的苦难后宫:皇后胜妲己 戏子受恩宠

时间:2015-10-30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李存勖的苦难后宫
  后唐庄宗的皇后刘氏是历史上出了名的祸国殃民之人,后人称她胜过妲己。有趣的是,这位皇后不是以美色诱惑皇帝,让皇帝沉迷温柔乡,从而导致误国,而是以贪财着称,是后唐一个贪婪的蠹虫。至于李存勖,倒没有痴迷美色,却痴迷戏曲,宠信戏子,把后唐搞得乱七八糟,想不亡国都不可能。
  
  聪明伶俐的刘家姑娘
  
  李存勖的后唐江山,一多半毁在了自己手上,一少半毁在了皇后刘氏的手上。这对夫妻,一个痴迷戏曲,宠信戏子;一个飞扬跋扈,贪财恋势,把后宫乃至整个后唐弄得乌烟瘴气。
  
  要说皇后刘氏能入宫,也算一段巧遇。刘氏原本是魏州成安人,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父亲靠给人卜卦算命生活。五六岁的时候,她被李存勖的父亲李克用的军队掳去,后又被一位军官送给了李克用的妃子曹夫人。
  
  曹夫人是李存勖的母亲,生性恬静温和,善良贤德,第一眼看到刘氏,就有一种悲悯之感。原本刘氏是要给曹夫人当婢女,可曹夫人可怜她,喜欢她,便把她当做义女来养。不管是吃喝,还是穿戴,都是按照千金小姐的待遇。曹夫人还请了许多名师教刘氏歌舞。刘氏十分聪明,一学就会,这让曹夫人非常欢喜。
  
  久而久之,曹夫人的心里就形成了一个想法,将刘氏培养成自己未来的儿媳,也就是李存勖的妻子。她认为自己一手调教出的女子,定然在品行方面十分出色,能够成为李存勖的贤内助。可后来的事实证明,曹夫人完全想错了。
  
  如何能让李存勖看上刘氏,曹夫人也是费了一番心思。有一次,李存勖去给曹夫人请安,闲谈之余,曹夫人表示有新曲子想让李存勖鉴赏一下。众所周知,李存勖有很高的音乐造诣,经常自己填词谱曲。他曾写出过“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鸾歌凤。长记别伊时,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这样的唯美词句。后人便取“如梦”二字,将这首词命名为《如梦令》。从此之后,《如梦令》便成为着名的词牌名。
  
  就这样,早已精心打扮的刘氏拿着笙翩翩走出,坐下吹奏了一曲。曲罢,刘氏又以歌舞助兴。李存勖看着眼前这个曼妙女子,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无限的优雅气质,立即倾心,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曹夫人偷偷观察李存勖的反应,见他痴迷沉醉,就知道好事已成,于是趁热打铁,当场将刘氏许配给李存勖当了妾室。时隔不久,李存勖又封刘氏为魏国夫人。
  
  一直到此刻为止,刘氏给人们留下的还是聪慧过人的正面形象。可随着后唐的建立,儿子的出生,刘氏的阴暗面便被激发。
  
  意在后位
  
  周光元年(923),李存勖在魏州称帝,建立后唐。此时他有三位夫人,正室韩氏,侧室伊氏和刘氏。虽然同为侧室,刘氏的地位却在伊氏之下,主要是因为刘氏出身低微。起初,刘氏并不觉得低人一等有何不妥,她觉得李存勖十分宠爱自己,这已经是要感恩戴德了,并没有什么不满足。可是当儿子出生之后,她内心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她认为自己生了皇子,理应成为皇后,而且只有成为皇后,儿子将来的生活才能更好。
  
  然而,出身问题一直是刘氏的绊脚石。韩氏和伊氏皆出身名门,只有刘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因此,她要上位,就要先改变自己的身世。说来也巧,就在刘氏绞尽脑汁要解决身世问题的时候,她的亲生父亲竟然找到了李存勖,说要来认女儿。这对刘氏来说,实在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她一旦认下这个父亲,就等于承认自己出身卑微。
  
  不过李存勖很高兴,他觉得刘氏从小无父无母,十分可怜。现在生父出现了,她一定会再次体会到久违的家庭温暖。李存勖高兴地将自称刘氏生父的人请到了宫里,还找来当年掳走刘氏的军官,让他辨认真假。军官辨别之后,确定这是刘氏之父。李存勖大喜,他打算好好孝顺这位岳父,让刘氏高兴。
  
  然而,就在李存勖欢天喜地派人将这个消息告诉刘氏的时候,却遭到了刘氏的责备。刘氏气急败坏地说:“我离开我爹爹的时候已经记事了。我记得爹爹死在乱军之中,我还抱着爹爹的尸体哭了好久,哪里还有另一个爹爹。这个贫民一定是来冒充我爹爹,想捞点好处。陛下难道忘了大唐德宗年间冒充沈太后的高氏了吗?这个贫民一定跟高氏一样。”
  
  刘氏一口咬定自己的爹爹早死了,李存勖也只好把刘老头赶了出去,还命人将其暴打一顿,以示警戒。这刘老头本来以为认了女儿,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却没想到讨来一顿拳打脚踢。
  
  不过事隔不久,刘氏派人偷偷给了刘老头黄金千两、珍宝无数,算是聊表孝心,并说明自己的苦衷,希望父亲不要再四处透露他们的关系。刘老头也是聪明人,自然会守口如瓶。
  
  不认父亲,只是刘氏争夺后位的一个序曲,真正的大戏才拉开帷幕。
  
  如愿以偿
  
  要成为皇后,有三个要素必须具备:一是皇帝的认可,二是生有皇子,三是大臣的支持。前两个刘氏都已具备,只是最后一个稍有欠缺。为此,刘氏特意命人暗中拉拢宰相豆卢革和枢密使郭崇韬。这两位重臣一文一武,手握大权,是后唐的顶梁柱。不过两人个性迥异,豆卢革善于溜须拍马,是个地道的墙头草;郭崇韬秉性刚烈,性格耿直,最讨厌溜须拍马之辈。他们在立后问题上各有所见,豆卢革是见风使舵之人,觉得李存勖宠爱刘氏,便支持刘氏为后;郭崇韬则坚决反对刘氏为后,认为她的出身和德行都不如其他两位夫人。
  
  按理说,刘氏知道郭崇韬为人,应该不会再去求他。但刘氏何等城府,若非胸有成竹,怎么可能去求一个强烈反对自己的人。原来郭崇韬因为反对宦官当权,招致朝中宦官们的不满。宦官们在李存勖面前多次诋毁郭崇韬,导致李存勖对郭崇韬的信任度大打折扣。此时,郭崇韬面对帝王的猜疑,面对宦官们的前后夹击,地位开始动摇,前景迷茫。就在此时,刘氏派人来找他,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
  
  不过郭崇韬为人耿直,不喜欢刘氏这种拉拢行为。但他的一个部下告诉他,如今陛下最宠爱的就是刘氏,让她当皇后是早晚的事,大人何不趁早上书,提议陛下立刘氏为后。这样一来,陛下感激你,刘氏也会感激你。有了皇后撑腰,就不愁地位不保。郭崇韬一听,认为不无道理,思前想后一番,便答应了刘氏的请求。
  
  第二天,郭崇韬就上书李存勖,表示刘氏是最佳的皇后人选。这个提议正中李存勖下怀,李存勖当即就决定封刘氏为后唐皇后,封韩氏和伊氏为妃子。
  
  欲壑难填
  
  刘氏身为皇后,却没有母仪天下的风范,而像足了一个市井小民。她十分贪财,国
  
  家的税收有一半被她收入后宫。当时的后唐连年征战,耗资巨大,军饷空缺,前线战士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叫苦不迭。国家面临如此巨大的困境,身为一国之母的刘氏依旧熟视无睹,守着后宫大批财物不肯放手敬新磨巧谏李存勖单是税收,还不足以让刘氏满足。为了获取更多的私人利益,她甚至当起了商人,私下派人贩卖物品。这样的皇后真是千古难见!不过必须承认,刘氏是个了不起的商人,深谙营销之道,她把贩卖的果品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使得果品销量大增,供不应求。倘若她不是皇后,一定是个出色的生意人。
  
  皇后贪财,最苦的自然是百姓。且不说为了填充国库、支持战争,要增加苛捐杂税,就是那些贪官污吏为了讨好皇后,也会搜刮许多民脂民膏,搞得民间怨声载道。
  
  如果只是贪财,那也罢了。刘氏偏偏又是个喜欢对朝政指手画脚的女人,她亲小人,杀忠臣,直接导致后唐从内部开始瓦解。
  
  身死国灭 为天下笑
  
  李存勖在战场上是员猛将,在治国上却是个昏庸无知的君王。此时的他正沉迷于戏曲之中,将大好江山都扔给了祸国殃民之辈。这个曾经的战斗英雄,在打下天下后竟然换了一副模样,成了登台戏子。李存勖只知看戏、演戏,常常穿上戏服登台表演,整日与名伶们厮混。他甚至还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李天下”。
  
  因为对戏曲的狂热,李存勖在宫中养了一批戏子,平日里对这些戏子宠爱有加。久而久之,戏子们不仅可以随意进出皇宫,甚至可以参政议政。一旦有大臣对某位戏子提出不满,李存勖就会对这位大臣横加指责,甚至加以刑罚。一些谄媚的官员为了向上爬,还特意讨好戏子,对戏子卑躬屈膝。
  
  李存勖当了皇帝以后,他的宫里养了很多伶人,专门演戏给他取乐。他自己也常穿上戏装,和伶人一起登台表演。
  
  有一次,他上台演戏,连喊了两声“李天下!李天下!”
  
  伶人敬新磨上去打了他两个耳光。台上台下的人都大吃一惊,替敬新磨捏了一把汗。
  
  谁知敬新磨满不在乎,笑嘻嘻地说:“理天下(“理”和“李”同音)的只有一个人,你怎么叫了两声,还有一个是谁呢?”
  
  李存勖听了却笑嘻嘻的,他虽然挨了打,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赐给敬新磨很丰厚的赏赐。
  
  引外,李存勖还宠信宦官,并当成心腹加以重用,委以军国大事。宦官多时达上千人,这进一步导致了朝政的日益腐朽。
  
  有君如此,江山焉能保全。同光四年(926),军队发动兵变,李存勖在洛阳被乱兵杀死。刘氏一把火烧了皇宫,带着全部家当逃出了宫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