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火鳞蛟

时间:2011-06-21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明成祖永乐六年,龙千岳镇守凌霄关。别看老将军时年68岁了,可他一顿饭仍能吃10个大馒头,还能张开昆仑铁胎弓,将裂云箭射人老鹰的眼睛。
  凌霄关外乃鞑靼部族的盘踞之地。该部族为元朝从中原溃退后逃到张北草原上的残存势力,其大汗本雅失里,人送绰号血胡狼。
  血胡狼当然不甘心被驱一隅的命运,他领着手下时常对凌霄关附近的百姓烧杀抢掠。双方几次交锋,凌霄关人稀兵少,最后被血胡狼的人马团团围困。
  这天,血胡狼骑着宝马,在距凌霄关城门300步远的地方站定。普通的弓箭能射出180步就已不错,而龙千岳的一把昆仑铁胎弓能射出240步,300步对于交战双方,都是绝对安全的距离。
  血胡狼望着城楼上白须飘飘的龙千岳大叫道:“龙千岳,你投降吧,只要你献出凌霄关,本可汗一定重封你!”
  龙千岳立在城头的帅字旗下,开口回应。可因为有风,声音飘忽,血胡狼听不清楚,只得催动坐骑,前行了20多步……龙千岳一见血胡狼站在了280步开外,便驻马不前,从城堞的下面猛抄起他的昆仑铁胎弓,又将一支裂云箭扣上弓弦,双臂奋力,一声怒吼,那支裂云箭就拖着一声利啸,流星般直奔血胡狼的面门飞了过去。血胡狼还没反应过来,一支穿云大箭已“噗嗤”一声,射中了他的左眼球!
  随即,龙千岳在城头一挥大纛旗,城内的兵将骑马举刀,杀将出来。鞑靼部一见大汗受伤,无心恋战,丢下了几千具兵将的尸体,逃回了张北大草原深处。
  鞑靼部的军医从血胡狼的眼睛里起出穿云大箭,血胡狼顿时痛昏过去。待他再醒来,已是第三天的晚上,他挣扎着坐起,鞑靼部派出的细作正好回来禀报一一龙千岳的昆仑铁胎弓之所以能把大箭射出了280步,是因为换了新弓弦的缘故。
  新弓弦是火鳞蛟的蛟筋。听到火鳞蛟三字,血胡狼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火鳞蛟蛟筋,那可是世上制作弓弦最好的材料。他急忙找来军师黑扎哲,咬牙道:“一定要毁掉昆仑铁胎弓,不然,英勇的鞑靼部将永远被困在茫茫草原中!”
  黑扎哲一双眼睛凶光频闪,点点头,转身出了血胡狼的大帐。
  而此时的凌霄关城正沉浸在一片胜利的喜悦中,连着三日宴饮,龙千岳喝得腿都软了。这天晚上他回到卧房,借着桌上明灭的烛光,从床底的木箱里取出红木弓匣,又从弓匣里取出沉甸甸的昆仑铁胎弓。然后一使劲。朱红色的火鳞蛟筋弓弦就被挂在了铁胎弓上,三把满弓一开,老将军已是满头大汗!
  龙千岳刚要摘下弓弦,就听房门“咣”一声被踹开,三个蒙面的持刀刺客闯了进来。三把寒光闪闪的弯刀直奔龙千岳砍了过来。
  龙千岳急挥手中的大弓和三人相斗,边斗边高叫道:“抓刺客!”
  帅府中的护卫听到了龙千岳的呼救声,一个个手提武器冲了进来,那仨刺客一见已无退路,怪叫一声,手中的弯刀更不要命地砍向龙千岳。
  龙千岳控弓不稳,火鳞蛟的弓弦“嘣”一声,披砍断了。三名刺客一见斩断了弓弦,兴奋得大叫一声,然后掉转弯刀,自刎身亡。
  望着被斩断的火鳞蛟弓弦,龙千岳心疼得直跺脚。这火鳞蛟实在难捉,断了火鳞蛟筋,昆仑铁胎弓就成了一把普通的铁弓,他这凌霄关第一神射手也报废了!
  三天后,龙千岳身着便装,领一哨精兵,直奔凌霄关外60里的凌霄山,去捉火鳞蛟。
  凌霄山深处有一座恶龙潭,潭中生活着十几条火鳞蛟。火鳞蛟是一种身长两丈的大水蛇,因为身上长着鲜红的鳞甲而被当地山民称为恶龙。
  龙千岳手下的士兵们从马身上取下许多三面网,那网线都是用掺杂着乌金丝线的棕绳拧成,将三面网连在一起,组成了一张大网,然后将大网下到水里,官兵们站到水潭边,敲响铜锣,隐藏在水底下的十几条火鳞蛟吓得四散乱游。
  龙千岳领人忙活了三天,竟连一条火鳞蛟都没有捕到。这天下午,从树丛中转出一个背弓的猎户,看着那张沉在水中的捕网呵呵笑了。
  那群捕蛟的士兵正为捕不到火鳞蛟犯愁,一见有人讥笑,大为光火,一根绳子,将这大胆的猎户绑了起来。
  猎户大叫道:“你们这样怎能捉到火鳞蛟,我要见你们将军!”
  正站在岸边看捕蛟的龙千岳听到叫声,急忙过来,一问情况,赶紧放人,然后摸出了十两银子,躬身向猎户问捕蛟之计。猎户道:“军爷,您上次一定是用大网抓住的火鳞蛟吧?火鳞蛟这东西实在狡猾,您抓住了它们的同类,它们就永远记住了捕捉的网具,以后见到同样的网具,就会远远避开!”
  那猎户讲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在大网上挂满水草,将网具隐藏起来,麻痹火鳞蛟!
  龙千岳一听有理,即命手下在大网上挂满水草,这只伪装好了的大网下到水底,终于有一条慌不择路的老蛟落网了。十几名官兵急忙收绳,一条三四百斤的老蛟就被捕了上来。
  杀蛟取筋,编结弓弦,没用半个时辰,九股的蛟筋弓弦就做好了。看着威震边关的巨弓又能发射裂云箭了,那猎户也很激动,他回到栖身的山洞,从洞里取出一个用香樟木雕成的弓盒送给龙千岳。
  这弓盒是猎户的父亲留下的。龙千岳的弓盒已被刺客砍碎,看着古色古香的盒子,他自是欢喜不已。他重赏了猎户,日落时分,领着人马回到了凌霄关。
  龙千岳走后,那猎户将背上的大弓丢进水潭。他其实正是鞑靼部族的军师黑扎哲。黑扎哲派人斩断了昆仑铁胎弓的弓弦,为的就是跟在龙千岳身后,一举找到火鳞蛟的老巢!
  黑扎哲打了个唿哨,300多名鞑靼精兵立马从远处的树林跑来。黑扎哲一指恶龙潭:“将里面的火鳞蛟全部杀光,让龙千岳做不成火鳞蛟弓弦!”
  恶龙潭虽只十几亩水面,可是潭深十丈,想将潭底的火鳞蛟杀光也绝非易事!黑扎哲先命人枪扎刀砍,后往水中射箭,但都没效果。最后,黑扎哲眼珠一转,手指着山上一座还冒着青烟的石灰窑,对手下道:“将那烧好的生石灰都取来!”
  一万多斤的生石灰都被搬了过来,并且统统丢到了水潭里。随着生石灰的投入,恶龙潭的水沸腾了……
  潭中生活的十几只火鳞蛟都被沸腾的石灰水烫死了。看着一具具火鳞蛟的尸体浮上来,黑扎哲得意洋洋,忙不迭地领着手下到血胡狼那里邀功去了。
  凌霄关平静了一个月。成了独眼龙的血胡狼,又领着手下的50000多鞑靼兵将杀了回来。一时间,凌霄关外阴风惨惨,白骨成堆。龙千岳的万把人被困在了凌霄关中,只好紧急求援。明成祖接到前线加急的文书,不敢怠慢,决定御驾亲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