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为什么嗜爱红色?

时间:2015-02-16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中华民族以黄色为尊贵,但民间最喜爱红色,以红色像征喜庆吉祥、欢乐奋进。这种崇尚渗透到政治和经济生活各领域,在封建社会豪门贵族衣食住行即多以红色修饰,以朱紫粉饰门庭、涂漆官车。但它并非是特权阶级专用的,平民百姓一般不得僭越于门第车舆,因此它比传统像征土地的黄色,更深入民众。农耕社会是很讲究伦理文化的。红色是正义、忠诚的标志,通常人们还常以丹心、赤心、红心表示忠义,有的纹刺于背脊,如明臣张名振“赤心报国”,文天样也有“留取丹心照汗青”句。古人还有人心各如其面之说,颇见形象的是京剧脸谱,红脸象征忠勇,如关羽、姜维。为适应人们简单的思维定势,一般脸谱上抹点红,就可界定为好人。50年代毛泽东写了“魏武挥鞭”之句,郭沫若努力为曹操翻案,此后舞台银幕,如《赤壁之战》中的曹孟德,就在通常大白脸的眉心间和两眼下,分别抹上些红色。像《二进宫》的徐延昭谱式,也表示是一个正人君子。
  
  中国人为什么崇尚红色呢?
  
  通常人们从光学七谱的色彩学角度,以为红色鲜目,容易发醒,但就其崇尚的渊源,那就诸说纷纭,各有所本了。
  
  民俗学的一种说法是,在遥远的古代,有一只叫“年”的怪兽,力大无穷,无人可以降伏。它每年专在除夕肆虐,后来人们发现它只害怕红色,家家户户挂红布贴红纸,驱逐它。这说明我们老祖宗很早就喜欢红色,因为红色可以避邪消灾,从此就子子孙孙传下来了。
  
  也有从社会发展史出发考证,说是源自当年燧人氏钻木取火。从此人类和动物主要是灵长类有了根本的区别,而火又使人在黑暗中获得了光明。火,常闪呈红色。又说是华夏民族宗火德,炎帝是南方部落的共同祖先。炎,闪耀着鲜艳的红色。
  
  中国农民起义军几乎都以红色为旗帜、服饰标志。刘邦兴师于沛郡,自称是“赤帝之子”,全军旗帜服装全系红色。韩信背水破赵的胜利原因,是派3000骑士各持一面大红旗,乘赵军离营,插上汉帜,使赵军误识精神沮丧,造成全线溃败。据称刘邦崇尚红色,乃是遵循传统的五行相克道理,秦起自西方,西方属金,呈白色,故《史记》即有“赤帝之子”斩“白帝之子”说。
  
  大汉王朝以红色为贵,久之,随着它的威力和影响,红色也遍及中华,成为人们崇奉的颜色了。
  
  但是,红色能在农民起义军里源远流长,有趣的是,农民领袖从来都是不以他的前辈为模式的,如太平天国还诋骂黄巢、李自成,但他们却不谋而同地都爱上了红色;如南宋黄河南北的抗金、抗元的红袄军、元末散布全国的红巾军,几乎每支农民起义军都用红色:“明正德三年秋七月,妖贼赵宝、陈朝宗入境,以红巾为号,众至数万人”(《菏泽乡土志》)。近代农民对红色尤见嗜爱了,太平天国下层军官和士兵就都用红巾红衫,《天京游记》作者富利赐在南京(天京)目睹“天王的弟兄的王府的街上,府门涂朱色及金色”。红色在太平天国的铺天盖地,似乎成为中国亿万农民向往新天新地的象征。
  
  无独有偶,在西方世界,18世纪解放西西里岛的意大利民族英雄加里波的,他的部队也是用“红袄军”横行亚平宁半岛的。1789年法国大革命,起义者高举红旗攻打巴士底监狱,并制定红蓝白三色旗,其中红色表示自由。
  
  东西方文化赋予争取自由和人身解放的农民对红色有不少认同处。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地方喜欢红色?有几种说法:一种是红色如火,将野草焚烧为肥料(火耕),它还带来热量,驱走寒冷和黑暗,使大地充盈温暖和光明,由此几千年来,代代相传,永志不忘。红色,就是火的象征和再现。
  
  考古学者的说法是,上古时期陪葬常以深红色赫石。它含有给死者在地下照明之意,这种习俗延至今日,英国、意大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澳大利亚仍有类似习俗。在中国,与死者图吉利,也有用红色的漆棺。但《人类情爱史》作者蕾伊。唐娜则认为,人类喜欢红色,而且绵延万千年,是源于人体上无处不有的血液。古今中外,鲜红的血液就是生命的象征。史前世界以来的农耕社会,祭天地拜祖宗,都离不开血,且须以杀俘虏、奴隶,或戮牛马,取其活血为祭祀。这种习俗,近代台湾番社和西南民族地区尚颇沿袭,见诸中外古书,大将出师之日必以血祭旗。有如《三国演义》写周瑜鏖兵乌林赤壁前夕,就以伪降的曹将蔡和祭旗,《说岳传》也有金兀术把奸臣张邦昌、王铎权作牛羊以祭旗。因为血是鲜红的,在前工业社会的人们看来,它无疑又是最宝贵的,随之传统文化源远广大,红色就成为崇高的大众颜色了。
  
  古今中外,先民和后代子孙的种种传说和文字记载,都有对嗜爱红色的认同,但追溯其根由,却很难界定有一种准确、信实的来源,善于思索的读者,你能谈谈自己的高见吗?